当前位置:



核电标准建设六年内基本完成


发布时间:2013/10/17     来源:9号赌城机电

装备制造企业希望涉足核电设计领域的美好愿望面临着现实条件的考验:一方面,核电企业有天然的抵触情绪;另一方面,装备制造企业的设计能力还明显不足。
      680项标准,这是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项目表》中,对核电标准建设项目的设置,几乎涵盖了核电行业的方方面面,也标志着我国核电标准体系已基本完成。
      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李冶日前再次强调,核电标准的建设工作是保证我国实现      核电自主化的一项重要工作,具备完整的核电标准体系是我国拥有完整核电技术体系及自主创新能力的标志。随着核电行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下称“核电标技委”)的成立,我国核电标准建设工作将进一步加速。
      《中国能源报》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按照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建设规划》,目前正处于我国核电标准建设“三步走”的第一阶段,今明年将是我国核电标准建设任务较重的两年。按照上述规划,在2015年我国将基本完成三代压水堆机组所需标准的制订工作,标准体系全面覆盖二代改进型和基本覆盖三代压水堆核电厂。
      凝聚行业共识
      按《核电标技委章程(试行)》的表述,核电标技委是在核电专业领域内由专家组成的标准化技术组织,主要对核电行业标准起技术把关和技术咨询作用。由国家能源局根据科研、生产、使用三结合的原则,统一规划、组建和管理。
      核电标技委的成立整合了我国核电行业的力量,为各参与单位协同合作、充分发挥专家的作用搭建了重要的平台,从而加速了核电标准的建设进程。
      以核电经济类指标为例,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工程经济所所长张胜利介绍,在核电标技委成立之前,不同的单位也各自组织开展了核电经济类标准工作,尽管在部分项目上各单位建立起了沟通的渠道,都有统一出一套标准的良好愿望,但在主导权和某些重大问题上,分歧依然严重。核电经济标准的编制和管理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僵局。在2009年初,国家能源局掌握了当时核电建设领域经济类标准所面临的现实状况,意识到如果不及时扭转这种局面,经济类标准的推进必将举步维艰。
      2009年6月,国家能源局委托中国核工业标准化研究所组织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电力规划设计总院、中国核电工程公司、中广核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中核集团核工业信息经济研究院等国内核电经济专业工作经验丰富的单位,召开了核电经济类标准编制工作启动会。通过这次会议,有关方面消除了隔阂、分歧和疑虑,搁置了争议,形成了合力,凝聚了共同协作、迅速开展标准编制工作的共识。
      装备制造企业迈出重要一步
      《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项目表》围绕标准化对象的各个方面,共设置了680项标准。其中,大部分为通用和基础标准、工程设计标准和设备标准,共占529项,其余为前期工作、建造、调试、运行标准。而任务最重的还是装备标准,共占273项。核电标技委根据工作需要,设置了10个专业组,分别为:工程经济专业组、前期工作专业组、辐射防护与核应急专业组、工程总体设计与核安全专业组、核燃料组件专业组、核岛仪控电系统和设备专业组、核岛机械系统和设备专业组、建安专业组、调试专业组、运行专业组。每个专业组设组长1名,副组长1—2名,主持标准审查等本专业组的相关技术活动。
      李冶表示,涉及设备和材料的标准建设工作,过去都是交由核电设计院所来做。而这一次,则专门安排装备制造企业来担任相关专业组的组长,由核电设计院所来担任副组长予以配合,希望通过标准的制定来培养装备制造企业的设计能力。
      事实上,装备制造业一直期待能有机会涉足核电装备的设计领域,以改变过去在核电行业中只能按图纸加工制造的地位。据业内人士介绍,各核电装备制造集团纷纷筹建或组建新产品开发队伍,涉足核电设备设计领域。其中包括,蒸气发生器、堆内构件、控制棒驱动机构、主泵、主管道及核岛设备设计等。“从英、美、日、韩的核电发展经验来看,无论采用的是何种核电体制,核岛设计和制造都是一体的。”一位装备制造业内人士说。
      然而,装备制造企业的美好愿望却面临着现实条件的考验。一方面是,核电企业对装备制造企业涉足核电设计领域有天然的抵触情绪。“这个问题首先就要看现有的分工是否制约了核电行业的发展。”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既然没有制约,那为什么要改变呢?”另一方面,装备制造企业的设计能力还明显不足。主要装备制造企业都是从去年开始组建核电设计力量,处于能力培养初期,距离核电设备设计制造一体化的目标还有相当远的距离。谈及这一点,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人士亦认为,在标准建设过程中,的确发现了装备制造企业的一些不足之处。装备制造企业必须清醒认识到其现阶段在能力上不能满足核电设计的需要,还需经历一个科学、长期的发展过程。
      然而,改变装备制造企业“来图加工”的地位还是获得了业内的认同。李冶表示,在国外都是由装备制造企业来负责核电设备的设计,甚至是核电站的设计,我国核电行业的设计与制造却长期脱节。未来我国核电站的设计仍主要由核电设计院所来承担,而装备制造企业一定要具备关键核电设备的设计能力。
      任务最重的两年
      我国核电建设以二代改进型压水堆和三代引进技术依托项目为主,因此核电标准建设重点针对的就是这两大技术路线。已发布的《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建设规划》提出,我国核电标准体系建设着眼于我国三代机组建设和运行的长远目标,现阶段立足于尽快形成二代改进型机组需要的标准。
      据介绍,我国目前已初步形成了核电标准体系,制定了近400项核电标准。这些标准中的绝大部分是核岛相关标准,而在常规岛和BOP(核电站的外围设施)方面,主要采用常规电力标准及其它一般工业标准。
      国家核安全局核安全司司长刘华针对这一情况指出,常规岛的建设标准应与核岛标准更紧密的结合,要求可松可严的环节在核电上要严一些,可高可低的要更高一些。“毕竟核电有它的特殊性,常规电厂可以接受的问题,即便不涉及核电安全,只要在核电上出现就会造成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刘华说,“一定要避免因常规岛建设工作影响核电建设的整体形象。”
      《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建设规划》将阶段性目标确定为:2015年,基本完成三代压水堆机组所需标准的制订工作,标准体系全面覆盖二代改进型和基本覆盖三代压水堆核电厂。
      这一目标将分三个阶段完成,即2009年到2015年这6年间,每两年为一个阶段。其中,第一阶段是标准建设任务内容最多的阶段,需要完成通用和基础、前期工作、工程设计、设备等8个领域标准建设的大部分工作。而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则是在前一阶段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补充,并在2015年基本完成三代压水堆机组所需标准的制订工作。
      因此,今明两年将是我国核电标准建设任务最重的两年。李冶表示,核电标准的制定和修订工作量非常大,为使核电标准建设与我国核电发展速度相匹配,必须开展大量研究,加快核电标准建设。